• 公司新闻
  • 行业信息
  • 媒体报道
  • 消失的新郎----汪海林:为一部戏,建个剧场
    文章出处:未知 网责任编辑:admin 阅读量: 发表时间:2018-02-08 10:11

      为一部戏,建一个剧场。

      这可能是所有话剧从业人员毕生的追求,而何念带着他的《消失的新郎》已经这么做了……

      这是一部环境戏剧,就是整个剧情是在现实环境中表演。在国外的学名叫——Immersive theatre,也就是“浸入式”话剧。

      记得在中戏上学的时候,徐晓钟院长也排过一个这样的话剧——樱桃园。当时,学校篮球场上堆满了木材,一排练就是半年,以至于我们半年没有球打,而最后戏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展开,小花园演一段,篮球场演一段……类似的活动还有俄罗斯曾经排演了《攻占冬宫》是一个大的广场戏剧,有20万人参加。但是这次和这两次又完全不同,因为这次是专门为了剧情,建造了一个剧场,每一个场景的设置都是为了剧情而设计,这就打破了传统的观演关系,打破了观众区和表演区的界限就这点来说,它完全是可以载录戏剧史的事情。

      而在国外,此类话剧在市场上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绩。最典型的的是百老汇Immersive theatre戏剧,根据莎士比亚《麦克白》改编的《Sleep no more》。他们也是花费了近 4 个月时间特意改建了纽约切尔西一间废弃近大半个世纪的酒店。5层楼,大大小小近百个房间,从幽灵般阴森的疯人院到满是青苔的花园;从精致奢华的卧室到绚烂夺目的舞会厅。制作团队在这9300平方米的空间中打造出了一个真实可触的世界。阴谋、欲望、权利、爱情同时在各个角落酝酿。而这部戏2011年3月在纽约首演以来,由于过于火爆,从而一直没有下档直到今天。而它的票价在百老汇也属于比较贵得一档,,最低为80 美元,周四与周日最低 90 美元,周六最低则为 110 美元,在特殊节假日,价格将会上涨到未知数,例如 2014 年情人节,当日最低票价为 225 美元,并且提前一周售罄。

      可以说,Immersive theatre浸入式话剧代表着未来话剧的潮流,而《消失的新郎》则是这个潮流的开启者。

      而作为这样一个具有重要标志性意义的话剧在上海诞生,可以说,对我而言一点也不意外。上海是中国接受各种新鲜事物的最前沿。而且是中国戏剧的发源地,我们最早话剧,就是演西式话剧的场地就是位于上海的兰心大剧院,不止是上海第一个也是中国历史第一个。而中国最早的戏剧团体像南国社也是在上海成立,其中就是中国话剧的先驱田汉先生。以前还有一些客厅戏剧,就是当时是一些文化人在自己家里搞戏剧演出,也是在上海。

      就像Immersive theatre浸入式话剧诞生于当代话剧的发源地英国一样,《消失的新郎》这样一种新形态的戏剧在上海出现再正常不过了就是水到渠成。因为创新和开拓是需要历史的积淀和萌芽的土壤。而在中国,只有上海具有这样海纳百川的气魄和敢为天下先的胆量。上海在文化市场上总是乐于创新,也勇于创新。而且,也愿意为各种创新提供必要资本和硬件投入。从这些方面来说,《消失的新郎》就是为上海量身定做的案子。并不是因为其中的故事情节符合上海的地域特性,而是它的创新概念和符号象征意义是只属于上海的。据说,《消失的新郎》专门的剧场建设投资高达3000万。这不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接受和认同的事情,而上海——就一定会接受,因为这种创新的历史地位和当年田汉先生在上海创办话剧社一样。

      当然,我们不能说,一新遮百丑,有了创新就其他一切不重要。反而我觉得,在《消失的新郎》这部超维度的环境戏剧是对中国未来整个戏剧市场做出了最重要的一次尝试。我们知道,不久的将来,甚至现在已经是一个更年轻的市场,对于90后观众,话剧作为一个极为传统的文化形式,他们需要怎样的变化才能满足他们日新月异的需求呢?不管怎样,《消失的新郎》已经走出了这一步,不要小看这一步,它其实是在对整个话剧演出系统进行全新的调试,比如剧场的灯光、音响系统,演出的调度,座位的安排……一切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尝试,而何念和《消失的新郎》在这些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足,我只能说,作为一个专业人员,希望这部戏所有的互动能跟剧情的推动和发展有更紧密的联系。但这并不重要,毕竟话剧在演出的过程当中,还可以不断修正,甚至将来重排时,可以进行更大的修改。但是,好的开始,不是成功了一半吗?更何况,在一个提倡迭代的年代,也要期待这样的开始只会越来越好。

      ​